fbpx

沒有印花樂,就沒有媽媽樂——專訪社區生產基地「媽媽樂縫紉工作室」|嘉義文創園區

撰文:饒辰書(台大新聞所,2022小花苗實習生夥伴)

沒有印花樂,就沒有媽媽樂——專訪社區生產基地「媽媽樂縫紉工作室」@嘉義文創園區​

資深學姐玲玲阿姨說:「結婚之後因為要帶小孩,就很少工作了,這是婚後第一份正式工作。這裡的人幾乎都是這樣。」這是「媽媽樂縫紉工作室」(以下簡稱媽媽樂)的成立緣起。臺灣世界展望會在2015年成立媽媽樂,期待透過輔導家長穩定就業,進而改善青少年的生活環境。他們從學習縫紉、接單製作開始,到如今產量提升,甚至希望能建立品牌,一路陪伴的印花樂感受特別深刻。

「社會共好」是印花樂的核心理念之一,隨著逐年提高社區生產比例,目前一半以上皆由台灣的社區工作室生產,包括嘉義的「媽媽樂」、高雄的「大愛」都是重要的社區生產基地。2015年這些媽媽們從頭開始學車縫時,印花樂提供裁片讓媽媽們練習,玲玲阿姨回憶,當時工作室成立需要有個名字,想了很久,決定從「印花樂」取經叫做「媽媽樂」。

「媽媽樂縫紉工作室」位於嘉義文創產業園區,圖為小花苗與世展會督導、媽媽們合照

這份工作的意義、媽媽樂的故事

媽媽樂像棵大樹 讓媽媽們能一邊照顧孩子、一邊工作

玲玲阿姨向我們分享,他結婚前學商、做會計,結婚後因為要照顧小孩而一直沒有正式工作,直到加入媽媽樂,因為這裡很彈性,能讓他一邊照顧小孩,一邊穩定工作,所以不知不覺就過了7年。他說,起初加入媽媽樂沒抱什麼期待,但後來愛上這裡,即便工作室偶有爭執,甚至曾考慮解散,但他堅定地強調「我從不隨便把解散兩個字說出口,因為真的很喜歡這裡。」

被問到為什麼愛上這裡,玲玲阿姨思考了一下才回答,原來除了經濟因素,這裡有朋友可以分享生活的不順遂、可以有學習成長的機會,於是比起在家裡很無聊,「每天早上醒來想到要來心情就會好」,沒有對工作的抗拒感。

玲玲阿姨是媽媽樂資深的學姐,在媽媽樂工作長達7年

玲玲阿姨的故事不是個案,而是這裡多數媽媽的寫照。由於玲玲阿姨的孩子都出社會了,世展會的輔導也已經結束,所以才方便接受我們的採訪,不過鏡頭外還有其他正透過媽媽樂「這棵大樹」,透過學習車縫自立更生,維持經濟條件的夥伴。

印花樂與媽媽樂的羈絆

名字不是巧合 媽媽樂就像是印花樂的一份子

當初因為與世展會的理念相投,於是在媽媽樂成立時,印花樂從提供裁片展開與媽媽樂的緣分,一路上技術從簡單到複雜、數量從少到多、商品從單一到多元,印花樂透過一筆筆訂單,陪伴媽媽樂的生產夥伴成長,也藉此支持媽媽樂持續運作。不過,玲玲阿姨表示,剛開始的時候覺得印花樂的商品好難,送出去的貨常退回一大半,而印花樂創辦人瓊玉甚至為此登門拜訪,與媽媽們分享品牌理念。

瓊玉說,因為把媽媽樂視為印花樂的夥伴,所以選擇透過分享品牌理念、商品特色,希望逐步提升品質,一起克服問題。事實上,這樣的「對話」並不少見,像是採訪的當下,玲玲阿姨也會直接向站在一旁的印花樂創辦人小花,說明他們遇到什麼困難、希望印花樂怎麼調整等建議,小花也當下給他回饋。

「有啦,溝通有效!」玲玲阿姨一邊笑,一邊點頭。

訪談當天,印花樂創辦人小花與玲玲阿姨討論實際生產情形

媽媽談夢想、與媽媽樂的互動

務實的願望是「多一點訂單」 最大的夢想是「和女兒環遊世界」

想到印花樂,你會想到什麼?對玲玲阿姨來說,除了八哥,就是餐墊跟束口袋了,一個是媽媽樂的「招牌菜」,一個是他們最不喜歡的產品。喜歡餐墊是因為熟悉,而不喜歡束口袋則是因為做工較困難,加上印花樂對車縫品質要求很高,其中會有許多挫敗感,但他也坦言「車工是被磨練出來的」。

玲玲阿姨說他們最不喜歡束口袋,因為做工比較困難

但工作也有很有成就感的時刻;玲玲阿姨笑著說有次女兒看見印花樂的商品,興奮地跟他分享,讓他覺得辛苦很有價值。而我們也從這個故事了解到,媽媽們所謂「支持印花樂就是支持媽媽樂」的具體意義了。

媽媽樂成立7年了,如今也擴大有了第二班,但說到對未來的想像,玲玲阿姨除了務實地表示「希望訂單多一點,提高生活品質」,也說了自己可愛的心願,想等女兒有天帶他去環遊世界。我們追問他最想去的國家,他毫不猶豫的回答「韓國,因為想去看歐爸!」
我們相信有天玲玲阿姨一定能實現願望的!

印花樂十週年時頒給媽媽樂特殊的感謝狀,就放在工作室角落

下一篇:重建家園之路,印花樂沿途相伴——專訪走過八八風災的「大愛縫紉手作坊」